静慧心灵
搜索
心灵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18:00
找到我们

心灵热线1:13811687817

心灵热线2:010-62130734

联系人:刘老师  邢老师 邓老师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南里2号院静源居1-102(中国情商网——喜乐谷儿童乐园)

为什么我总做恶梦?
文章附图


心灵导读

梦是潜意识给自己写的一封信;恶梦是写给恐惧的一封信;恐惧是写给不安全感的一封信。一起拆开来看看,它们想我们说些什么吧!

心灵游走:

来访者思颖,80年生人,硕士学历,已婚,有一个6岁的儿子,今天咨询的目标就是希望解决困扰自己多年,经常做恶梦的问题,期待能够提高自己的睡眠质量。

思颖:我经常梦见自己在深不可测的大海里,一点点下沉、坠落,仿佛没有尽头,心里带着巨大的恐惧,不知道沉到底会是什么,觉得等待自己的是死亡。这样梦经常做、反复做,以至于我开始怀疑这个梦是不是一种暗示,是不是有一天我会这样死去?我越想越害怕,所以今天来想打开心里面这个恐惧的心结。

我:这种现象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思颖:以前上学时候就有,但不明显,结婚以后,特别有了孩子以后,这种梦的次数比较频繁。

我:嗯,能具体些吗?

思颖:我也关注一些心理学,有时也分析自己的梦,从梦的内容看,我想可能和我小时候的生长环境有关系。我小的时候在海岛上长大,父亲是军人,母亲是教师,我家就哥哥和我两个孩子,当时岛上只有当地的军队和渔民,每天经过的是大片的甘蔗林、荒凉的海滩,玩耍的地方也多数是人迹罕至的草丛、沙地,耳边灌满海浪和海风的呼啸咽鸣,那种景象会让我产生对大自然的敬畏。我是一岁多到的那里,六岁时离开的,期间发生过大概三、四起威胁生命的事儿,第一次是我爬到房顶上摘一旁树上的野果子,从房顶上面摔了下去,当时哥哥在,他吓坏了,一路哭着把我背到医院去检查,好在当时屁股着地,身体没事,只是我受到了惊吓,为此哥哥还觉得对不起我;第二次是我一头栽进了部队营房里的洗衣池,只记得掉下去几秒钟后被人捞起来了;第三次大概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很好奇地走进路边松软的白石灰里面,结果双腿深深陷进去,吓得哇哇大哭······。

说到这里,思颖噗嗤笑了:我才发现我小时候还挺淘气的呢。

我:是啊,小时候的思颖活泼、简单、快乐!

思颖轻叹了一口气,我觉察到了她情绪的变化:发生了什么?感觉到你的叹气了吗?

思颖停顿了片刻,用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腮帮,接着说:嗨,没什么,只是刚才听到您说我小时候活泼、快乐,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好久没有那么的快乐了。

思颖的脸上掠过一丝淡淡的惆怅。

停了一会又继续:那时候家里还经常有蛇来,也挺吓人的,再就是经常坐船出海,小小的我直面大片大片的海水,盯久了,感觉那份深不见底的蓝让人很害怕,好像那片巨大幽深的蓝能把我吞进去,然后沉下去、沉下去······。

说到这里,思颖的语气有些低沉,欲言又止,似乎明白些了什么。

我:我很好奇,发生了什么?

思颖:我突然想起我梦中的感觉就是这样子,被无边无际的海水吞没,不断下沉,我很害怕·····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

我:你闭上眼睛,深呼吸,放松身体,对,就这样放松……,然后想象一下,尝试着把这个梦境画出来好吗?

思颖点头表示同意,安静思索片刻,她用彩色笔很快地画出一幅画:蓝色的大海,波涛起伏处有漩涡,漩涡的深处是黑黑的洞,海面上有一艘船,颜色、线条都很凌乱。

我:看着这幅画让你想到了什么呢?

思颖:这个漩涡就像我现在的家,我好像被困在漩涡里,自从我生完孩子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出去工作,其实上学时候我也称得上学霸级的,可是这些年我觉得我自己很没有价值,每天就守在家里照顾孩子,老公也不是很支持我出去工作,他就希望我能像他妈妈一样整天呆在家里,把家照顾好,他经常对我说,女人不要太要强了。可我也是有知识的女性,就这样整天在家,我觉得我都脱离社会了……,明年孩子就要上小学了,我想出来工作,可我发现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思颖指着画接着说:这个船好像是我的事业,可是我好像上不去,上面也没有人,他好像也不在这个船里,我特别希望他能拉我一下,可是我看不到他……

思颖有些委屈,泪水在眼角一点点积蓄。

她忍了眼泪接着说: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干些什么?前段时间我出去应聘做了编辑,可是我只做了3个月就辞了,就因为我老公不支持,我工作一忙,孩子放学没人接,家务也没人管,我也没有办法,我和他无法沟通,我们一说话就是吵架,我现在就是想怎么找一份每天能接送孩子、早下班的工作,可是哪儿有那么恰好的工作?所以我每天心里空落落的,很茫然,很空、很空。

说着说着,思颖的眼光放在了画面中黑色的黑洞上。我:看着这个黑黑的洞,你感受到了什么?

沉默……良久,思颖止不住落泪:我想起和老公吵架的时候,他曾经掐过我的脖子,还举过瓶子要砸我,我觉得自己就像坐在火山口上,随时会被他不能控制的怒火喷发伤害得头破血流……

思颖放声哭了起来,无助得像个孩子。

思颖幼年时期在海岛上特殊的生活环境带来的孤独、茫然、不安全的心理恐惧,一直压抑在潜意识中,这份恐惧的力量,因为在她相对和睦亲密的原生家庭中,得到较多的关注和爱被隐藏和掩盖,并塑造了她的一份努力、积极、开朗、不服输的生命特质,一直伴随她平稳成长。可是结婚以后,她找了一位比自己大9岁的丈夫,开始的时候,老公给的关爱足够,她内心小女孩的那份依赖感被召唤出来,期待自己从此安全、不孤独、被照顾的渴望,也不加修饰和束缚地自然呈现出来。可是当她做了妈妈后,夫妻关系、家庭关系发生了变化,曾经拥有过的这份安全和关爱渐渐减弱甚至消逝了,不再属于她了,于是思颖开始茫然、焦虑、困惑,曾经压抑在心底深深的不安全感于是籍由一系列恐惧的恶梦叩扰而来。

再来看看思颖的丈夫,丈夫比她大9岁,成长在农村,是家里唯一的长子,重男轻女的习俗观念,让这个家族的成员,特别是母亲倍加呵护这个长子,除了学习,家里其他事情不需要他来做,这个家庭中父亲的角色是不作为但自我的,母亲是勤劳但固执的,夫妻关系是冲突的,他的童年是在父母每天激烈的争吵声中度过,让他同样缺失安全感,于是这个长子,内心深处一方面特别期待得到妈妈一样的疼爱、期待自己能安全的撒娇任性,而社会角色的一面又要求他坚强、隐忍地奋斗着,因为他要承担家庭中男人的责任。婚姻角色和社会角色的双重冲突和压力,使得他拼搏努力的同时渐渐力不从心,开始用隔离、冷漠、指责的态度对待妻子,过往原生家庭没有教会他如何正确面对和处理这样的矛盾冲突,两个内在小孩都缺乏安全感的成人都感到委屈、无助,于是关系陷入困境。这是当前中国普遍存在的婚姻家庭冲突的关系模式,即夫妻俩的内在都不够成熟,是小孩对小孩的沟通交流模式。

安全、爱、认同、尊重、自由是能支撑一个健康独立人格的最基本的心理营养成分,一个安全感不足够的人,将会缺失后面所有的心理营养。思颖的内在有个简单的、不太懂事的小女孩,她如此渴望安全、被爱、认同和尊重。思颖丈夫的内在则是一个压抑的小男孩,外表要带着防御的面具,在社会工作中努力地游走拼杀,他也是那么的渴望被温暖、爱护、理解和认同。

通过绘画的方式,我让思颖自己觉察并发现了恶梦的源头、内心的恐惧和当下的生活事件的联系,从而释怀,重新面对当下自己和丈夫的关系。给思颖的自愈思路就是:重新找回那个努力坚强、乐观积极的自己,活出一个6岁孩子妈妈的成人角色,放下依赖,放下改变丈夫的期待,坦然接纳自己的恐惧,学习拥抱并接受丈夫原本的样子,一致性地与丈夫沟通,积极表达自己的想法,但不期待对方一定满足自己的需求,允许对方拒绝自己;用坚持而温柔的态度做自己,给自己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走出去学习各种适合自己的成长课程,同时选择适合自己的工作,独立、坚定地做一个温柔、和谐、成熟的女性。

只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关键词:绘画治疗

以绘画为中介来进行心理咨询和治疗重要的心理干预手段之一。人的情感埋藏越深,离意识越远,寻找相应的语言表达出来的可能性就越低。绘画是人们最适宜的心灵表达方式,它本身是符号化的和价值中立的,人们对绘画的防御心理较低,不知不觉中就会把内心深层次的动机、情绪、冲突、价值观和愿望等投射在绘画作品中,通过绘画和治疗师的引导可以发泄减轻心中的压抑和焦虑,可以认识和反思自己的情绪和问题并能创造性地将它们整合到人格里,直至发生治疗性的变化。鉴于这些特点,绘画治疗非常适合不能说话或不想说话的患者,如孤独症、失聪、大脑损伤;对言语治疗有抵触情绪以及情绪障碍来访者。


情绪点金石:

对思颖而言,在现实婚姻中遭遇亲密关系的瓶颈,对亲密关系的失控、迷茫是引发她焦虑、不安全的导火索。经常有来访者问我:什么样的夫妻关系才是最完美的?我的回答是:无所谓完美不完美,因为世上原本就不存在完美。夫妻关系不外乎四种关系模式:一是小孩对小孩的模式;二是父亲对女儿的模式;三是母亲对儿子的模式;四是两个成人的模式。无所谓好坏对错,各种模式在不同场景下都有存在的价值。譬如总是两个小孩,虽然激情和新奇不断,却难免任性争吵;总是两个成人,虽然成熟稳重,却失之刻板无趣。如果说有最好,那就是带着觉知,根据当下情境的需要,灵活转化四种角色,活在当下。

                                                                                                   

    以上案例均为刘虹老师真实故事,禁止转载,文章均为化名。

    预约刘老师咨询:13811687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