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慧心灵
搜索
心灵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18:00
找到我们

心灵热线1:13811687817

心灵热线2:010-62130734

联系人:刘老师  邢老师 邓老师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南里2号院静源居1-102(中国情商网——喜乐谷儿童乐园)

花心大萝卜
文章附图

心灵导读

  花心的背后,也许只是无法挣脱的梦魇,他要拼命逃离,才可以不回到那个把他捆得五花大绑、结结实实,囚禁到无法呼吸的地方,只是他不曾觉察,对束缚的恐惧,自由的渴盼让他逃离得太远,他迷路了。

心灵游走

安先生47岁,称得上成功人士,个子不高,小眼睛,白净、儒雅的外表,举手投足很有感染力,敛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却能清晰感受到的散漫、洒脱,让人不由好奇他如何把严谨文雅和玩世不恭结于一身。K先生来咨询就是想做自我了解,想知道自己为什么爱不起来。

先生:别人都说我很花心,我身边总是有很多女人,有时候我可以同时和几个女人交往······。我有过一次婚姻,36岁那年离的婚,当年离婚也是因为我外面有女人。离婚以后,我觉得我终于自由了。现在想起来,那段婚姻是青涩的,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我和前妻是大学同学,也是第一次恋爱,大学毕业稀里糊涂的就结婚了,结婚以后发现我们两个家庭有太多不一样,我是在军人家庭长大,在家里我是最小,她家是农村的,她在家是老大。大学时候宿舍条件不是很好,每次都要到另外一栋楼的水房去打水,打水都是限时的,我们都要提前把暖瓶排好位置,放学抢着往前跑,我每次都是最不能抢的那个,那时候我的自立能力特别不好,也就是那时候认识了我的前妻,我的水都是她帮我打,就是那时候起我特别地依赖她,她很会照顾人。大学毕业后,我们家通过关系把她留在了北京一家国企。结婚不久她就怀孕了······。

说到这里,先生停顿了一下,我感受到他的不安和紧张。过了一会,他才接着说:在她怀孕的时候,我和其他女人有了关系,那是我公司的小女孩,就是一次和客户吃饭,大家都喝了点酒,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和那个女孩发生了一切,其实我也没那么喜欢她,第二天大家彼此都很不好意思,但谁也没说什么,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开始我还觉得很对不起我前妻,因为在家里前妻就像我妈一样,我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前妻性格有点大大咧咧,她特别像我妈,总是唠唠叨叨,一件事情说起来就没完,有的时候说话还特别刺人,但是生活中她也很照顾我。

先生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我说:你想到了什么?

先生接着说:我突然想起我的妈妈,我小时候是在部队大院长大的,我有两个姐姐,小时候我是那种比较乖的男孩,我妈什么事情都帮我做了,我从小学习成绩还不错,所以回家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我学习,全家人都会给我让路。

说到这里,安先生有点小得意:两个姐姐比我大分别3岁和5岁,从小也比较让我,我也挺能讨她俩高兴,跟屁虫?倒也不是,我小一点被她们带着玩,大一点,好像上小学了吧,就开始不愿意和她俩玩,她们玩女孩子的游戏,玩不到一起啊,现在想想,我小时候其实挺孤单的,家里对孩子管得特别严,我妈嫌院子里那帮孩子太淘,怕我们跟着学坏,都不怎么让我们出去玩。记忆中我妈把门看着,两个姐姐挨着脑袋在屋子这边画画剪剪的,就剩我一个人趴着窗户看树上的蚂蚁······。

他黯然沉浸了一会,接着说:因为家里就我这么一个男孩,我爸、我妈特别希望我能为他们争脸,特别是我爸爸,他是军人,小时候就觉得他不苟言笑,特别严肃,对我的要求特别高,记忆中我爸好像没抱过我,我要是做错了一点事,就好像是天大的事情,会得到比一般孩子严厉几倍的惩罚,我记得他当时经常下营队带兵,一连几个月见不到面,回来见面也很少对我笑,就往那儿远远一坐,问我一句:最近学习好不好?我从小就怕他,小时候我很少闯祸,因为我6岁那年和几个小伙伴结伙上菜园子偷了几根黄瓜,被他知道后就用皮带捆着打了一顿,身上红肿了好长一段时间,那个火辣辣的感觉······我好像到现在都有点怕他。


安先生的表情仿佛重新感受到当年身上的火辣,情不自禁做了个深缓的呼吸。

我:爸爸妈妈对你的期待是?

他:嗨,我爸当然是希望我有出息了,考上个好大学,或者上军校,因为我爸当年就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干上去的,他当然是希望我能像他那样。我妈?她就是盼着我规规矩矩,最好和我姐一样听话,她打得倒是没那么厉害,但是天天跟看犯人似的看着我,她好像生怕我做点出格的事情,就没法和我爸交代,虽然我生活上依赖我妈,但是感情上和她始终不那么亲,总感觉一说点什么她就要对我呵斥和教育,和马列主义老太太似的,唠唠叨叨一大堆,我有话宁愿和我姐说,高中那段,我学习压力大,心里本来就够烦的,我只要看她一张嘴想和我说话,我就躲进房间,那时候就想着赶紧考出去,就能自由了。

先生继续说:现在想想前妻她人很好,可是我就是不明白,我明知道她人很好,可我还是不能和她很亲密,尤其是我们有了女儿以后,我们的关系更加恶化,可能家务杂事也多了,她也变得很烦躁,我也变得很烦躁,那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下班后晚回家,能晚下班就晚下班,能出去应酬就出去应酬,就这样,我们吵架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了,直到后来另外一个女人出现,改变了我所有的生活。她叫淡淡,也是有家的人,淡淡性格特别活泼开朗,笑起来挺好看,是服务我们公司设备的供应商,人特别能干,淡淡当时结婚3年了,她和老公是两地生活,她一个人在北京工作,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我就是很喜欢她的开朗、干练,慢慢地,我发现我爱上她了,最终因为这些我和前妻离婚了。当时我和淡淡说好了,我离婚后,她也离婚,然后我们结婚,后来她倒是也离婚了,可是······

说到这里,先生停顿了,头低低的,眼睛有些湿润,长吁了一口气,颓然地发了一会呆,摇了摇头:可是我发现当我们好不容易能在一起,当我搂着她的时候,感觉没那么投入了,我也说不清······是因为感觉她其实没那么好,没有完全舍弃对前妻的依赖,还是没有想清楚很多事?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她可能感觉有点受伤害,两人开始彼此怀疑,渐渐就淡了,没过多久,她又和她老公复婚了,因为她老公是个公务员,准备提拔当领导,如果和老婆离婚会影响他的前途······,说到这里,先生深深叹了一口气,无奈,但也似乎放下了什么。

先生说,这段婚姻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影响,很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觉得自己很失败,那时候经常喝酒,喝完酒还开车,结果被罚款吊销驾驶证,内心极度的焦虑,经常失眠,和女人发生性关系好像抽烟、喝酒一样,只是当时一时的需要,感觉很迫切、很渴望,就让自己发生了,但是每次结束完就觉得心里很空,什么都没留下,甚至感觉比没有发生更糟,觉得自己并没有真心投入,有很深的负罪和愧疚,当时的快感和满足顿时大打折扣,甚至陷入更深度的空虚、焦躁。


花心的背后,是痛苦的纠结。安先生在生活中是不自立的,需要母亲角色的关怀照顾,因为母亲剥夺了他照顾自己的权利,他这方面能力很弱,因此他找到了前妻来延续和扮演这个角色,可是他又反感和恐惧那个限制了他体验自由的母亲,受不了前妻在照顾中对他的束缚和唠叨,所以他不断和前妻反抗和争吵;他向往自由,享受女人带给他的自信和崇拜,因此无论婚前婚后,他可以频繁地尝试和交往;他被率性自由的淡淡吸引,可是他又对深入的亲密关系没有信心,因为原生家庭的关系模式中没有给他可借鉴的示范,对被再次束缚的可能有了恐惧,用他自己的话“有句话对我影响挺大:不要相信在野党,谁上台执政都一样,我隐隐地担心淡淡也会变成前妻”,所以他选择了犹豫和退缩,可是当他可以为所欲为、尽情花心的时候,对深入、稳定的亲密关系的向往和需求,又深深地困扰他,让他无法忍受和接纳自己。


关系的根源往往都是来自于童年阶段与父母的相处模式。一个孩子很久没有看到至亲至爱的父母,需要的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和笑脸,而安先生的父亲给到他的却是一句情感隔离、高高在上的盘问,当一个幼小的孩子不断想要向父母寻求庇护,寻求温暖,得到的只是父母的隔离和冷漠,会让他慢慢失去了再去追寻的勇气。

这就好比一个在丛林探险的人,他从未真正走入到丛林深处,领略密林深处的奥妙和魅力,却总是在外围遭遇陷阱和挫折,他就会对继续深入和是否前进充满顾虑、担忧和恐惧,本能地开始防御和自我保护,这时候,害怕的表现就是:不在乎。

我让安先生逐渐自己看到,不管是他过去感情世界的不安定、不甘心,还是他现在的怀疑、迷茫甚至自暴自弃,这些阴影都是因为:他的内心缺乏爱,也没有培养出正常的情感能力。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根本接受不了爱,也根本不会爱别人。


所以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承认问题的存在。

有句谎言叫“天下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其实很多时候,父母也是没有得到爱的同命人,他们也不会爱,需要学习怎么去爱。所以要敢于对自己承认,我父母不是圣人,他们确实对我犯了错。我承认我对他们一直有怨气。我承认前面这些事情对我的成长产生了巨大影响。我承认我缺爱,我没有自信,我没有找到自我。我选择正视这些,而不是自我掩盖和逃避。


第二步,面对自己,接受自己,发现自己。

内心的自己不管是好是坏,也要勇敢去面对、接受它。知道自己过去哪里做得对,哪里做得不对。知道自己优势在哪儿,潜力在哪儿,缺点在哪儿。接下来能做什么,应该怎么做,还需要怎么做。我们只有在接受自己、接受世界的基础上,才有可能真正地去宽恕和改变。


第三步,重新感知和试着爱这个世界。

重新站在更客观的角度思考问题,既体谅别人的难处,也解决自己的苦处。安先生在我的引导下,开始看到,他的妈妈那时候因为爸爸的支持不够,大多数时候要面对独自带三个孩子的压力,甚至一度得了抑郁症,爸爸只是不习惯用语言表达爱……,感觉释然很多。更重要的,安先生现在已经是一个父亲了,他要完全为自己负责任。造成我们不会爱的原因有很多,但这绝对不能成为我们不去爱的借口。

对安先生来说,对爱和自由的渴盼,无法做到一蹴而就。就好比一个关了几十年的犯人,一旦有一天被赦释放,一定不是狂野、纵情地享受自由,相反,他需要小心翼翼地试探,一点点重新认知世界,了解自由的规则和边界,逐渐放开,直至完全适应自由。但是努力的方向不能偏离:放下防御,努力爱人。

心灵关键词【防御机制】

所谓的防御机制,是我们应对自身和世界冲突、保护自身的思考、行为模式。在发展亲密关系时,原生家庭的阴影,伴随成长深入骨髓,而防御机制,就是针对这种阴影发展起来的保护罩。我们选择五花八门的防御套装:花心、爱不起来、挑花眼、懒得爱、不结婚、晚结婚等等。来逃避、隔离、压抑、甚至理智化、合理化:我不是不想结婚,我只是想过不一样的生活。这样就可以避免尴尬或悲哀,享受不承担、不约束的自由。“花心大萝卜”之所以会花心,只是对亲密关系的不信任和自卑。他们是脆弱的,但偏偏还要表现得若无其事。努力支撑坚强的外壳,女人只看到他的强势,他的霸道,却不知道他一直在等着一个会对他说“你有我,放心”的人而已。

情绪点金石:

不允许、不懂得自由地表达爱,把直接、真实地表达爱视为不含蓄甚至不正经,而把严厉、不带情感的约束和管教视为爱的唯一方式,这是很多中国传统、保守的家庭中,常被父母和家人所忽视的心理误区。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成人后,如果没有修行好自己的内在,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那么爱和自由,对他来说,只会像两杯烈酒,美丽却难以承受。

其实他们要的,是对爱的自主和自由。他们只是还没有做好迎接自由的准备。来自关系的伤害,只能在关系中治愈,从付出中感受价值,比如找一个靠谱的朋友,建立一段安全的友谊;比如参加一些慈善组织做义工,你会在付出中、在互动中,一点点学习一个人需要如何去爱,观察一个人被爱又会如何,最重要的,你要学会为了感动而正常的哭泣,每哭一次,就是过一关;每哭一次,就是朝着自由的方向迈进一步。

                                                 

以上故事均为刘虹老师真实的案例,禁止转载。

预约咨询:13811687817